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页  >  渝水概况  >  渝水名人  >  当代人物  >  

敖保世(1916—1989)

发布时间: 2006-09-13 00:00:00.0 来源:null
  敖保世,字泽民,新余市渝水区水北镇陂头人,原新余市中医院名誉院长、中华全国中医学会新余分会名誉理事长、主任中医师、江西省中医工作咨询委员会委员,著名老中医。
  敖保世14岁从樟树名医杨天纵学医,15岁考入南昌神州国医专修院(后改名江西中医专门学校)学习。抗日时任新余中医诊疗所副所长,曾筹募经费,自制中药膏、丹、丸、散施济抗日难民。1942年春创立新余中医学校,并任教务主任,兼任教学《中医病理学》、《中医诊断治疗学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温病学》。为团结同道、活跃学术、成立新余县中医公会,选任理事长,新余县国医支馆任馆长。
  解放后,参加中西联合诊所工作,后转为县中医院、县人民医院。他一生医术清湛、医德高尚,在中医急症、内、妇、儿科、杂病中疗效以准、快著称。曾写各种论文数十篇,晚年仅收集部分医论医案,由后人整理成书,名曰《寿康医集》,传及后世。曾当选为第二、三、四届新余县人大代表,历届新余县政协常委,第一、二届新余市人大代表,第一、二届新余市政协常委,1983年当选江西省六届人大代表,1984年获全国、全省“卫生先进工作者”荣誉称号,新余市卫生局为其举办“从事中医工作五十周年”庆祝活动,并授予荣誉证书,1986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10月获中共新余市委、新余市人民政府“优秀知识分子”奖,1988年获“全国老有所为精英奖”,1989年10月获新余市政协“贡献杯”一等奖,同年10 月逝世。
  敖世保在自传中曾写道:“回忆五十年中医生涯,几经沧桑,阅历新旧两个社会,深有感触,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,中医才有新生。旧社会中医受歧视,不准办学校,处于自生自灭境地,于人民健康而不顾,言之痛心,新社会有党的中医政策,各级中医院校、研究所,还设有学位,为激发研究者努力进取,余虽老矣,尚愿竭尽全力,继续为祖国医学事业发挥余热”。敖保世从医五十余载,嗜医如痴,毕生无他好,常广读医书至夜深,日诊逾百几至手麻笔坠。青壮办学,弘扬国粹,且教县学且临证,教学相长,桃李亦遍渝川。至暮未敢松懈,即病风偏,尚思路不紊,手颤颤为人处方。临逝之日,绝笔一方亦愈一久崩农妇。于此可见其医德甚厚,医术不薄。其经典的医话医案有:
  治热病大症必精伤寒温病。敖保世主张要多读无方之书,如内经之类医理书籍。然后必精修伤寒温病,原著读后,再读后世发挥之书,如陆渊雷氏《金匮要略今释》,余无言氏《金匮要略新义》;曹颖甫氏《伤寒金匮发微》及其弟子姜佐景写的《经方实验录》。并说:“余读经方实验录后,对经方的实践才始大胆,且每起大症”。又说:“温病诸家,源于河间,盛于江吴,江浙派医理方药,应悉心钻研,读伤寒温病应各精其义,不可偏执,寒温两派在医理上是发展统一的”。强调叶氏《温热论》中条文,《伤寒指掌》中38条察舌辩证歌诀应背诵如流。由于他精深寒温理论,临床常经方、时方灵活运用,或将其冶为一炉,救治了许多危急大症。如一农夫赤裸卧地,烦躁呼热,汗出不止,令数人为其扬扇取风。即抓住了“汗出神尚清,身必冷如冰”的书训,辩为真寒假热,亡阳之征,以大剂四逆而愈。又治一老妇,呕恶昏眩、卧床不食月余,西医补液等治疗无效,会诊以小陷胸合吴茱萸汤一济即起,数日渐复。其治温病高热,严守卫气营血辩证,反对表卫凉遏,邪热水伏。其应西医会诊数例乙脑,均高热不退,肢逆惊厥,病于卫气者,令撤去冰袋,停用冬眠,改鸡子搜惊法热熨肌肤,把其道而行之,药则银翘白虎之类,清气透热,皆得微汗而热势大挫。常谓此乃中西医理论指导各异,亦中医治疗急症的特色。其治暑温,尤有心得,论有“六暑辩证”、“暑症浅谈”。在其治疗数十例乙脑中,很少有后遗症出院,部分患儿的失语、失听、失明、癃闭、肢挛、脚痿均被及时治愈。
  治杂病怪症更应博览群书。敖保世重读书,精者加圈注点或眉批笔录,并嘱书要一本一本的读,小册书亦或喜看,言其必有独到之处。认为开卷有益,若能兼收百家,融会贯通,后则自有建树,临症方可应变。其通读了《六科准绳》等古籍,亦读近代书,如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、《近世内科国药处言集》等。且喜阅名家医案、论著,并接受新学,注意西法辨病指导中医用药。由于阅历甚丰,故内妇儿科皆为其长,亦于外科五官杂病中治验不少。现就其学术经验归纳一二。
  1、实热积毒注重通腑。其善治急症,谓急症中邪多由六腑犯五脏、侵神明,而阳明胃络通心,实邪结于胃肠者居多,故注重通腑逐邪,主张除恶务尽,不可姑息养奸。其治中风脑病、急性坏死性肠炎、中毒性菌痢、肠梗阻、结胞黄疸等均大胆通腑。硝黄不及者甘遂末吞服,汤力不足者木香槟榔丸并进。除恶务尽是经验之谈,许多病例一旦腑气稍闭,热势又张,神志又昏。其治病例中亦有大实似虚者,如一干部,湿浊困脾误补,渐至饮食不进,头目眩晕,气短乏力,心悸怔忡,步行亦需人扶持,脉虽沉细,舌却黄腻,以越鞠保和汤、加木香槟榔丸一剂大效,调理旬日而安。其用木香槟榔丸独有心得,或改丸用汤,治疗类此大实似虚者不乏其数,尤见长于夏病湿、湿邪化热者。写有《谈木香槟榔丸》一文。又治一农夫,面黑体瘦,头晕眼花,气短乏力,嗜睡倦卧,不能劳作历时半年,时值仲夏,尚重衣厚被,腹中痞冷,腹鼓如翁,脉沉,诊为寒积虫蛊,以大黄9克,干姜3克、巴豆箱6克(吞服),进1剂、下污泥样粪水数碗,排蛔200余条,大病逐失。又治一妇人,头眩目黯,恶风怯寒,心悸不宁,每日午后昏厥,两颧微红,二小时后自醒,多方求治无效历半年,治此怪症,悟及书训:“面赤缘缘者虫也”。遂以攻下虫积百余而愈。
  2、虚劳积损善于扶正。其治慢性虚损,善于扶正,如治疗早期肝硬化,写有专篇,药用丹参、三棱、莪术活血化淤,俣棱术仅用3克,配与补中益气汤或红参末、田七粉扶助脾气,(近代药理研究,田七有强壮作用,功同人参),是遵见肝之病当先实脾。其治卵巢囊肿创有“穿山甲麝香散”,疗效可靠,服用此方亦注重扶正,或佐逍遥丸养血疏肝扶本,或佐乌鸡白凤丸调补冲任。他常说“治病要有整体观念,既看到病之症结,又要看到人的体质,尤如既看到树木,又要看到森林,尤其是虚人受功,不可专攻,否则邪去人亡,如今治癌更宜扶正为主,国内有以人参为主的治癌药物,日本人报道十全大补汤有抗癌作用……”。其常云:桂枝汤治表虚中风,实是一首补剂,阳和汤温经散寒,更是一首补剂。并举阳和二例:50年代一人病肺痛,咳吐脓血数月。渐至形体瘦削,面色白光白,气短乏力,以阳和汤四剂,脓血即少,后以人参养营、十全大补收功。一农民病膝以下痛,数月不能劳作,诊为虚寒痹症,亦与阳和汤,因缺鹿角胶,药店任意代之鹿茸,二剂无效,后得鹿角胶半斤,又服六剂无效。复诊求之,告再服,至十八剂,病果愈,推车砍柴一如常人。
  3、活用单方验方屡收奇效。其注重收集整理、创制和运用民间单方验方,认为这是中医的宝贵遗产,应该发掘运用。因而创制了“稀仙丸”治疗肩痹;“阿胶海哈散”治疗支扩咯血;一味当归饮、白薇丸治疗不孕症;也用鲜泽漆鸡子汤治疗流注;鲜黄豆泥外敷治疗齿衄不止;龙骨粉外涩治疗午时鼻衄;用葱白田螺麝香饼敷脐、白凤仙花全草熏洗前阴治疗小便癃闭等等。以上方药均很简练,疗效亦专一,每于急诊中收奇数。又如一妇人,经期犯房事,致小腹拘急,前阴痛楚不堪,诸药治之不效,其投失笑散立效,盖取其能下淤浊也。其青年时出诊治一农夫,下利后舌本干澡无津,硬如敲木,强不能语,烦满不安,时值中秋佳节,即问病家有鲜肉否?曰:有。令取白净肥肉,薄切一碗,沸汤猛煎,待凉顿服之,翌日来告,舌润津回矣。人问:“不服一药,何此灵验?”答曰:伤寒论310条“少阴病、下利咽痛、胸闷、心烦猪肤汤主之”。病家下利伤阴,阴气下泄,少阴虚火上炎,阴气何以下泄?是脾气不能输化,本例虽非咽痛,咽乃少阴所系,舌乃心之苗,舌咽相连,舌本属脾其理一也。